中国网首页 >

惠州“优秀书香之家”以学习型家庭榜样带动全民读书

发布时间:2017-11-03 13:09:02 | 来源:惠州日报 | 作者:香金群 陈春惠 黄桃

  惠州10个家庭被授予“优秀书香之家”称号,其中有多个家庭生活在惠城区。这些家庭藏书丰富、阅读氛围浓郁、家庭学习成果突出、示范带动作用明显,是引领和推动全民读书、创建学习型家庭的榜样。这些家庭各有各的爱书之道,记者走近两户书香之家,一起来分享他们的读书之乐吧。 


  韦培和汪菲一家 

  8岁娃看书两百本 一家三口成“书虫”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作为惠州十大“优秀书香之家”之一的韦培、汪菲家庭,他们一家三口都有着共同的爱好——读书。每天晚饭后,各自在家里找个舒适的位置看书或分享读书心得,是他们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韦培和汪菲是大学同学,都是中文系毕业的,目前都在惠州市华罗庚中学教学,两人从小学开始就喜欢看书,上了大学以后两人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在他们影响下,女儿韦一从一岁多就开始看幼儿画报,如今8岁了,捧起800多页的《花千骨》纯文字小说看得津津有味。 

   

  一家三口合个影,韦一(中)还是离不开书。  


  两人从小学就开始看武侠小说 

  韦培和汪菲是大学同学,两人于2003年毕业河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博罗县高级中学任教,后进入惠州市华罗庚中学,现在两人都担任高中语文教师。 

  中文系毕业,又是语文老师,韦培和汪菲都觉得阅读是顺理成章的事。事实上,两人从小学起就开始看武侠小说了。 

  “我还记得我看的第一本小说是金庸的《连城诀》,真是很过瘾。”韦培说,此后初中和高中也看了不少武侠小说,真正大量阅读则是上了大学以后。 

  汪菲在学生时代不仅看武侠小说,还看了许多爱情小说。“上中学那会,我经常到学校附近的书店租书看,两毛钱一本,生活费大多用来租书了。” 

  毕业后有了工作,两人又开始订阅多种刊物,还买了许多书来看,每个月花在买书的钱也要好几百元,如今已有600多册藏书。“我们看书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反正自己喜欢就好。”韦培说,他们两人虽然都爱看文学类的书,但看的书却不一样。 

  “我喜欢科幻或心理学之类的,如汪菲则会喜欢女性化一点的,如张爱玲的书。”韦培说,正是因为两人喜欢看的书不一样,所以可以互相分享,互相学习,也是一种收获。 


  爱与大家分享读书之乐 

  在韦培和汪菲看来,多读书不仅可以提升自我,找到心灵的寄托,对他们作为语文教师的工作也很有帮助。 

  “做老师,尤其是语文老师,不能只教课本上的知识,还需要延伸。”汪菲举例说,她在讲授毕淑敏《我很重要》的课文时,同时会向同学推荐阅读另一篇文章《你有那么重要吗》,之后还会推荐毕淑敏的其它文学作品。 

  “我觉得效果还不错,同学们在他们的读后感中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在汪菲看来,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引导学生产生阅读的兴趣,而大量的阅读对语文来说非常重要。 

  除了向学生推荐文学作品,汪菲还身体力行,将部分已经阅读过的书籍捐出来,放到课室后面的书架上,让学生自由取阅,并引导学生组成读书沙龙。渐渐地,学生们在老师的影响下,也会把已经阅读过的期刊或书籍拿到教室里,与大家一起分享,形成良好读书氛围。 

  读书之余,韦培和汪菲还利用闲暇时间写读书感悟或参加征文比赛,并有多篇文章在杂志上刊发,多次在市、校比赛中获奖。韦培还先后4次受邀上电视谈读书习惯养成等相关教育问题,同市民分享读书之法与读书之乐。 


  8岁女儿看800多页《花千骨》 

  在夫妻俩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们的女儿韦一也从小就喜欢看书。9月15日晚,记者正在他们家里采访,8岁的韦一就捧着本厚厚的书在看,细问之下才得知是纯文字小说《花千骨》。这书分上下两册,共800多页,韦一正在看的是下册,还有100多页就看完了。 

  韦一刚上小学三年级,里面的字她还不能认全,能看得懂吗?“不认识的字,就根据上下文来猜,基本能看懂。”韦一说,她暑假追着看完了电视剧《花千骨》,得知有小说版的,她就让爸爸买给她看。 

  对女儿买书看的要求,韦培都是满足的。“只要她喜欢看的,不管什么类型,我都会给她买。”韦培说,女儿从一岁多就开始看幼儿画报,一家三口还经常就画报的故事进行角色朗读,亲子阅读时光非常愉快。 

  女儿渐渐长大,阅读量也越来越大,包括各种绘本和童话故事。如今在韦一的房间里,就存放这她这几年读过的近两百本书籍。记者留意到这些书都以一套套的,如秦文君的儿童文学作品、窗边的小豆豆系列,皮皮鲁总动员系列、查理九世系列等等,其中不少是纯文字的小说。 

  韦培说,因为有大量的阅读基础,韦一识字很多,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读纯文字文学作品,而且还能编写出一些故事,想象力很丰富。 

  记者结束采访时,已经是晚上8时许,韦一这才放下《花千骨》开始做作业。“先看小说再做作业”或许会令一些家长难以接受,不过韦培和汪菲倒是很淡定。“我们一般不干涉她看书和写作业的时间,她自己会搞定的。”汪菲说,他们更希望给孩子营造一种自由阅读和学习的氛围。 


  市民叶晓东之家 

  爱读书喜书法,一家人以读书、写字作为生活乐趣 

   

  70后市民叶晓东热爱书法,工作生活中常以书法寄情养性。在他的熏陶下,他的小家庭人人爱读书喜书法,一家人以读书、写字作为生活乐趣,他们这个小家庭还被评为惠州十大“优秀书香之家”。 

   

  叶晓东一家在练习书法。 


  写字:从小喜欢书法,暑假给孩子们免费上书法课 

  在仲恺高新区书协创作室里,记者见到了叶晓东。仲恺书协创作室,书协会员可以免费使用,每月进行一次书法交流活动。 

  而这里,也是叶晓东的自由小天地。房间不大,中间放了一张大台子,铺的毡布上有多处墨迹,各种书法练笔摆在桌子上。墙角堆满了宣纸及各种书。要说这小房里什么最显眼,那得数叶晓东写的这副对联:灯火夜深书有味,墨花晨湛字生光。 

  叶晓东出生于河源市紫金县,从小喜欢书法,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书法家。幼年时期,在他生长的小乡村里得到一本书法字帖是很难的事情。一次,他见读幼师的表妹有一本书法课本,顿时爱不释手,表妹见他如此热爱书法就将课本送给了他,这让他高兴了好久。 

  长大后,叶晓东开始追逐自己的书法梦。高中时不管寒冬酷暑,他都临池不辍。大学期间积极参加书法学习。后来,他还向市书协主席蓝广浩、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桂光学习,书法上的造诣越来越高。两年前,叶小芬、叶晓东姐弟还在惠州市博物馆举行了书画作品展。 

  如今,作为仲恺高新区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叶晓东不管寒风大雨,每个星期三下午,都会到陈江小学开展书法教育公益讲堂。每到暑假,叶晓东则当起主讲,利用晚上时间,在书协创作室给孩子们免费上书法课。寒假就组织学生和书法家们义务写春联送春联。春联的主题除了送祝福、送吉祥以外,还有道德、家训、古训、名言警句等。每年春节前,叶晓东都到全市各地包括城市广场、农村免费送春联,已坚持10多年了。 

  现在,除了写字,每周日下午,叶晓东还跟着惠州国画院院长潘小明学国画。不断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 


  读书:每晚临睡前必读书,爱读人物传记 

  虽然叶晓东生在小乡村,家中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但叶晓东的父母深知“知识改变命运”,对待儿女的教育很重视,即使卖房卖屋都要供子女上学读书。“我们家里有个理念,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地,才能做有用的人,所以我们四兄弟姐妹个个都是读书出来的。” 

  叶晓东读书涉猎较广,天文地理、易经哲学、文化艺术这些科目他都喜欢,他认为看书是一种闲情逸致。每晚临睡前他必读书,最近摆在床头边的是《抗日战争史》。他喜欢读人物传记,汉武帝的故事他读了三四遍,对多个朝代的历史都很熟悉。他还很喜欢历史题材的电视剧,甚至一部要看上三四遍。他通读四大名著,并用来指导工作和生活。“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叶晓东十分喜欢看书给自己带来的启迪。 

  叶晓东也很喜欢看电视,主要看新闻、时事、综艺、百家讲坛、探索、文艺类节目。此外,他每天还要读读报纸看看杂志。《惠州日报》、《东江时报》是他爱读的本地报纸。叶晓东多年来收藏了许多书,藏书超过万册。家里书房的书柜是以个人分类的,他、妻子与女儿有各自的书柜。 

  叶晓东爱读书,潜移默化,女儿也受到影响,闲时的爱好就是读书。叶晓东对于女儿想读的书从来不会拒绝给她买。 


  家庭:受其影响妻子练钢笔字,女儿的字画都不错 

  在叶晓东熏陶下,妻子女儿也喜爱书法。女儿的书法在学校小有名气。现在,女儿读大二了,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还画得一手好画,弹得一手优美钢琴曲。 

  妻子受影响也开始练字,不过练的是钢笔字。夫妻之间经常互相点评书法。十年来,叶晓东的书法作品在全国、全省、市级的书法比赛中获过很多奖项。 

  金钱万能的价值观对社会道德观冲击很大,因此,叶晓东更加重视文化教育。叶晓东对家庭教育深有体会,他认为,应该注重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女儿在仲恺中学读书时,他便让她住校,尽管学校离家很近。“把孩子放在学校,可以培养她的独立能力,也能让她学习处理与同学老师之间的关系。”初高中时期,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容易出现早恋现象。在这方面,叶晓东也很注重引导。女儿没有出现早恋的状况,对自己的人生有正确定位。 

  平常,叶晓东很注重通过电话、微信与女儿联络感情,同时督促女儿的功课。叶晓东总是教育女儿:“读好书,始终会有用武之地,要对社会多作贡献,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文/图 惠州日报 记者香金群 陈春惠 黄桃)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