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 >

哪些将是托育“多方参与”的好模式 现有0-3岁托育模式探访测评

发布时间:2018-05-08 10:49:10 | 来源:解放网 | 作者::朱晓芳 杨青霞 李星言 实习生 侯雨薇 | 责任编辑:孙凯

原标题:哪些将是托育“多方参与”的好模式


托育园老师在向记者介绍园内情况 /晨报记者 陈征

  4月28日,上海专门针对0-3岁幼儿托育的“1+2”新政(包括《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简称 《办法》)、《上海市3岁以下托儿托育机构设置标准》(简称《标准》)出炉。这也是全国构建的首个托育管理标准、办法和机制,

  在0-3岁“家庭为主”格局不变的前提下,本市通过“政府引导、家庭为主、多方参与”,建立托幼一体化发展,形成多形式、广参与的托幼服务体系,引导市场多样化的服务。

  哪些模式将是未来上海0-3岁托育“多方参与”的好模式?记者了解到,新政下多方参与,打造多样化托育,包括的模式有:幼儿园托班、企事业园区楼宇、社区、市场等。为此也就这些模式,进行了随机探访并测评。以下是来自一线的测评报告。

  模式一:公办幼儿园托班

  新政:多方参与,也包括现有的公办幼儿园。将鼓励有条件的区落实托班。有条件包括两方面,一是有地方,二是有人员。

  方塔幼儿园托班测评

  安全指数:★★★★★(校门口有保安,外来人员进入需登记)

  师生配比:★★★★★(托班一个班40个孩子配备了4名教师1名保育员)

  儿童餐:★★★★★(上下午点心各一次,午餐保证四周不重复,为孩子合理设计儿童餐)

  消防指数:★★★★★(幼儿园内有广播、有灭火器等消防设备)

  质量环境指数:★★★★(教室内玩具与课桌排放有序,唯一的缺点一间教室内孩子过多)

  松江区方塔幼儿园面向全区招生托班,目前有两个托班,一个班级40个孩子,共80个孩子。园长庄炜群介绍:“松江区是大区,随着动迁、二孩政策、外来人口等因素,全区又只有我们一所幼儿园招生托班,所以每年报名招生不到两小时名额就抢光,我们招生报名是现场报名,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午饭时间,记者看到一个班级40个孩子配了四位老师和一名保育员,孩子们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在老师的安排下一个个洗手入座等待吃饭,五个孩子围坐在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旁。当天伙食是肉糜炒茄子、小鲍鱼炖蛋。阿姨告诉记者:“考虑到孩子们整只小鲍鱼难以下咽,我们将小鲍鱼剁成颗粒状,将炖蛋捣碎了给孩子吃,我们保证每四周的菜式不重复。孩子们基本上都能自己独立吃饭,只有个别孩子吃饭比较慢需要老师喂一下。”托班孩子收费是270元/月,伙食费是一天11元。

  庄炜群说:“之前我们园托班是4个,后来减少到了2个,因为场地有限,首先需要满足每年幼儿园小班的需求,小班人数一旦多了,托班只能缩班。我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中午有些家长会把孩子接回家午睡。如果全班40个孩子都在班级午睡,幼儿园没有那么多地方可以容纳40个孩子。”

  模式二:企事业园区楼宇

  新政:职工适龄子女达20人及以上的企事业单位,鼓励开设托育机构。备案即可。托育费用可抵税。

  上海一家电子科技公司测评

  安全指数:★★★★★(有专门的司机将学生接到园区,给每个孩子买了保险)

  师生配比:★★★(12个孩子只配备了一位老师,寒暑假高峰期最多三十几个孩子依然只有一位老师)

  儿童餐:★★★★(企业为孩子专门制定儿童营养餐,两素一荤但没有汤)

  消防指数:★★★★★(一百多个平方的教室,前后两扇门,后门为紧急逃生安全出口,有灭火器设备)

  质量环境指数:★★★(虽然教室的结构将小学生与幼儿分前后区分开来,但是在一间教室内)

  上海共有59家“职工亲子工作室”,绝大多数的企业以晚托、暑托、寒托的形式存在且不接受3岁以下儿童。目前部分单位取消了“职工亲子工作室”,也有单位不再对4岁以下孩子开放。

  上海一家电子科技公司是首批挂牌的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之一。下午一点,“职工亲子工作室”内一个孩子都没有。该企业行政部主任张明(化名)告诉记者:“这个时间点孩子们都在学校上学,我们三点会派司机去学校将孩子们一个个接到园区内的职工亲子工作室进行托管和看护,目前我们只接受4—12岁的孩子,因为4岁以下的孩子实在是没法看护,其中的原因有两种,第一种情况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爱哭闹,难以看护,之前看护4岁以下的孩子我们需要全天候的照顾,为此配备了3位老师1名保育员,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好动需要有老师一直看着,要喂饭,换尿布等很多琐碎的事情要处理,而且对环境场地以及看护老师的要求也更高。还有一种情况,园区附近的私立幼儿园有提出过意见,认为我们在抢他们的生源,我们这里接管托班的孩子了,那就没有孩子去私立幼儿园了。目前,企业放学后来过来的孩子有12名,他们当中一半是幼儿园的孩子,一半是小学生。”

  负责看管这十几位孩子的田老师告诉记者:“一般接完所有的孩子是5点。然后安排孩子们吃饭。在这里伙食费+看护费+保险费,每月费用是400元。吃完晚饭后安排小学年龄段的孩子做作业,也帮助辅导孩子的功课,幼儿园段的孩子可以在后排‘儿童乐园区’玩耍,天气好也会安排孩子们在室外玩耍。”

  张明是两个孩子的爸爸。目前大宝小学4年级,小宝幼儿园中班,但因为家里有人照顾,现在放学后两个孩子就直接回家了。张明说,过去大宝上幼儿园的时候每天放学接到“职工亲子工作室”吃饭、玩耍、学习,“企业给我们员工这样的福利,让我们有家的感觉,更能够安心的工作。把孩子放在‘职工亲子工作室’,就像放在自己身边一样,即使加班也能够过来看看孩子,而且有老师帮忙辅导一下孩子的功课也等于省了一笔家教费。”

  模式三:社区

  新政:上海将在去年推出的20个新建社区托育点的基础上,今年再新设立20个。

  三湘四季社区幼儿托管点测评

  安全指数:★★★★★(幼托点有严格依照标准安装的安全门)

  师生配比:★★★★★(一位业务园长、三位专业幼儿教师、一位保育员,师生数量比为1比5)

  儿童餐:★★★★★(一家满足食药监局标准、距幼托点三公里内的餐饮供应商,送餐15分钟内抵达)

  消防指数:★★★★(安装消防设备,但处于二楼,有独立消防通道,对娃娃进行安全演练)

  质量环境指数:★★★★(卫生间的台阶有些高了,对幼儿来说不够合理)

  今年3月1日开业,环境闹中取静,为解决社区居民面对的2-3岁孩子无人看管问题提供了一定的解决方案。

  正专心绘画的慕慕(化名),刚来时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刚来时,他脾气很暴躁,稍有不顺心就要大闹,有时甚至要打人。从事幼托工作十年的谢涛老师在摸清孩子性格后,有的放矢。“一方面要安抚好孩子的情绪,另外也要和家长及时沟通,找到问题的症结。”一个月后,慕慕愿意和小朋友玩了,能正常参与到活动中去。

  记者到三湘四季社区幼儿托管点时,看到孩子们正在地毯上自由活动,他们手里的玩具样式和新旧程度不同。正纳闷着,谢涛老师的一番话解答疑惑,“这是我们特意为入园初期的幼儿设计的活动,请小朋友从家里带来自己心爱的玩具,来这里和小伙伴们共同分享。一方面是考虑到2-3岁的孩子的心理特征; 另外一方面是希望借此活动,使孩子学会分享。”上午孩子们进行了晨检、自由游戏、学习活动,下午做室内外游戏,其中穿插了做操等运动项目和学习小便、洗手、午睡等生活习惯养成项目。

  模式四:市场化托育机构

  新政:推出了鼓励引导市场的10条政策。包括托育机构水电气享受居民价格、符合条件的托育机构免征增值税等。

  锦江乐园附近一家早教机构测评

  安全指数:★★★★(小区会所底楼,独立区域;小区有保安并配备摄像头,教室内也都安装了摄像头,家长可以随时监控)

  师生配比:★★★★★(1.5-2岁孩子师生配比1比3,2岁以上孩子师生配比1比6)

  儿童餐:★★★★(员工自行烹饪营养餐,荤素搭配,并有纯净水)

  消防指数:★★★★(大厅里有一扇大门,直通大草坪;厨房还连通一扇后门,工作人员有时会从后门出去清洗拖把,但平时后门都锁住,儿童无法打开。配备灭火器设备)

  质量环境指数:★★★(混龄编班,但进行蒙氏课程活动时根据年龄分在两个大教室;教室宽敞明亮,自然光线,区域分隔清楚,所用材料均环保,桌角做了防撞处理)

  记者来到锦江乐园附近的一家早教机构,该机构在周一到周五工作日期间举办托班,双休日则提供早教课程。

  该机构是在小区会所底楼,约200平方米,有2个大教室和3个小教室,门外就是小区的大草坪。

  目前有21个孩子,其中1.5-2岁的有12人,由2位老师和1位保育员看护;2岁-3岁的有9人,由1位老师和1位保育员看护。此外,配备一名外教。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1.5岁左右的低龄宝宝在老师配比上一般是1比3或1比4,而2岁以上基本是1比6。

  机构将幼儿混龄编班,早上孩子们在大教室里吃早点、玩耍,由外教带领活动。随后根据年龄分班,由老师带到不同教室进行游戏活动。

  此外,还有一名保洁员承担买菜烧中饭的任务。负责人透露,虽然没有专门的保健员,但配备了常用的急救药物; 保安则由该负责人自己兼任,“小区里本来就有保安,每间教室都安装了摄像头,家长可以随时随地直接监控,我每天也从早到晚都在前台值守,还是比较安全的。”

  机构目前收费是6500元/月。“毕竟是外教带班,市场行情在6000-8000元。”周边居民对此也有不同看法。一位2年前孩子在这里读托班的家长就表示,当时每月只要2000元,“当时总共25个孩子,2个老师加1个保育员,师生配比没现在高,但老师们也很尽心,也没有摄像头,也没发生任何安全问题。现在虽然老师多了、条件好了,但费用太高。”

  机构负责人也坦言,要提升质量,必然会带来成本的增加,“包括外教在内的人员成本,每个月就增加了3万多元,加上重新装修、课程升级的采购费用平摊下来,其实利润并没有增加多少。”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