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 >

我骄傲,我是人民教师

发布时间:2018-09-07 13:08:49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 作者:人民日报 | 责任编辑:孙凯

江苏东海中等专业学校的老师在车床旁向学生讲解工件如何打表。
  张开虎摄(人民视觉)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开展“扎染小课堂”,邀请扎染指导教师为小朋友们讲解中国民间传统染色工艺,体验制作扎染艺术品。

  曹建雄摄(人民视觉)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在全旗范围内开设民族文化特色教育。图为老师在教学生抓沙嘎。

  支茂盛摄(人民视觉)


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举行新入职幼儿教师入职仪式,面对国旗,老师们用铿锵誓言发出从教心声。

  熊 伟摄(人民视觉)


特岗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承担起山区村小的教学任务。

  新华社记者 郭 程摄

做山村讲台的坚守者

河北迁安市建昌营镇雷庄中心完全小学教师 胡秀敏

我是一名普通的山村教师,也是一名身患顽疾的病人。16年来,我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但我仍然离不开三尺讲台,离不开山里的孩子们。

班上有个叫若明的女孩,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年纪小小的她不爱跟人说话。怎么办?我专门给她准备了一个“心语本”,若明有心里话了,都可以写在本子上交给我。在一个个小秘密的一问一答中,我欣喜地看到,孩子变得活泼、开朗、合群了,期末考试还考了全镇的第二名。“心语本”有效!我从此在全班推广,坚持至今。

从教以来,我一直把每个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农村家长干农活早出晚归,很多孩子不吃早饭,还不到第二节课就饿了。平时,我就准备一些面包、小包子,看着孩子们吃得美滋滋的,我心里就暖乎乎的。

每半年,我都要去廊坊住院两个星期治病。为了不耽误孩子们,我就寒暑假再去。有一次实在太过虚弱,从教室到办公室短短百步距离,我都要歇上几次。校长、同事都劝我,休息休息吧!可我总想坚持到暑假,把一个完整的班交给下一任老师。

教学上,我积极探索适合孩子的方法,不拘泥于课本,密切联系生活,引进讨论、展示、比赛,让课堂充满趣味。课余时间,我给学校画墙画、写标语,主办“红领巾小喇叭”广播站。我还辅导了实践活动、科幻画两个兴趣小组,有两项科技作品获得唐山市一等奖。

有这样一句话一直激励着我:“虽然我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我会努力增添生命的精彩。”

做美好心灵的塑造者 

西藏拉萨市实验小学教师 德吉措

每当面对所谓的“后进生”,我都笃信,爱能融化坚冰。我在拉萨市实验小学担任教研室主任,同时负责六年级英语、品德与社会、科学学科的教学工作。我每年接的毕业班,都是在同一届中平均分最低、班额最大的,有很多单亲家庭的学生,还有整个学校最调皮的男生。我想,每个孩子都是一颗星星,只是有时容易被外物遮挡了光辉。只要教师给予学生真挚的爱,一定能拨开云雾见星明。

成绩不好的学生听惯了训斥与批评,往往具有强烈的逆反心理,因此,我必须以身作则感染他们。我经常利用休息时间为他们“加餐”,挖掘他们的潜力,寻找他们的闪光点。只要看到他们的一点点进步,我都会表扬和鼓励他们。同时,我让全班学生结成对子互帮互学,还在班里举行朗读比赛、讲故事比赛、硬笔字比赛等,让后进生展示自我,表现才能,融入集体生活。后进生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逐渐消除了自卑心理,树立了与集体一起进步的自信。我带的班级很快呈现出一种崭新的风气,学生的学习和行为习惯令人刮目相看。

有人说英语老师上不了品德与社会课和科学课,我不信。从2007年开始,我尝试兼任综合英语、品德与社会、科学三科教学。为了强化孩子们对英语的记忆,我编写了小学英语126个常用句;为了让学生记住品德与社会课和科学课的知识点,我编写了《高原学子》综合复习手册;作为区级学科带头人,我经常送教下乡,认真上好每一节观摩课。

教师是学生美好心灵的塑造者。我想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学生身上,用人格魅力感染学生,做学生健康成长的引路人。

做心理健康的守护者

湖北武昌实验中学教师 耿喜玲

近五年,挽救近20名绝望的学生,使50余名长期逃学学生重新进入课堂,让近千名厌考学生自信走进考场,让近万名学生的心理问题得到解决……作为一名心理教师,每每想到这些,我就十分欣慰与自豪。

19年前,我刚到湖北教书时,这里的心理健康教育还是空白。心理课要不要进课堂、学校个体咨询原则如何确定、中小学心理专职教师的职责是什么……一系列问题都没有可借鉴的经验。但我想,道路总得有人去开拓,于是我就下定决心扎根中小学,做一个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拓荒者。

学生的需要一直是我工作的不竭动力。印象很深的是,有一个学生总因答题卡涂错而痛失分数。家长、老师都说“你仔细、仔细、再仔细”。可事实上,他越想仔细反而越出错。经过专业的分析、测量,我发现这其实是视觉密集症在作祟,便对症下药,成功帮他解决了问题。

心理知识的普及具有重要性、迫切性,我告诉自己不仅要做好本校的教育工作,也要用专业能力服务更多的人。于是,我走进边远山区,顶着太阳在空旷的场地上给孩子们上课,几十年来走过了20余个省市的近百所中小学;除了做孩子们的知心人,我也为广大教师、家长、机关干部、社区人员等群体做心理健康知识讲座;若遇社会突发重大事件,我和团队也积极参与。汶川地震时我就深入灾区做心理创伤修复,白天做报告、做咨询,深夜为灾民做心理疏导,被当地人称为“耿咨询”。

如今我已年过半百,但对心理健康教育事业,仍然激情无限。

做学科教育的创新者

广西医科大学教授 谢小熏

“真正的教育是用一棵树去摇动另一棵树,用一朵云去推动另一朵云,用一个灵魂去唤醒另一个灵魂。”教育家雅斯贝尔斯的这句话我特别喜欢。从教35年,我也一直谨记于心并努力践行。

在医学生的培养上,“打基础”“管长远”“学做人”是最重要的。医学不是一堆客观的、外在的医学符号,而是一门有着生命温度、散发着生命气息、既有工具价值也有精神价值的学科。因此,我努力使学科教育回归到“立德树人”的终极价值上,提出了“倒金字塔”式的学科育人基本结构,包括价值观、思想方法、知识结构群等,尝试用一个多维、立体、具有一定纵深的层次系统,取代原来扁平化的教学结构。

我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同学们把反复修改论文的过程戏称为“丹滚炉”,意思是不经过千锤百炼成就不了九转还魂的灵丹妙药。在实验中,我要求学生规范完成每一个操作步骤,哪怕只有细微差错或不到位,都要重来。曾经一位研究生某项操作步骤重复了18次,我才让他通过。在论文上,大到方向小到标点符号,我都要求他们必须诚信、严谨,绝对不允许伪造实验数据、抄袭论文。因为,做学问前首先是做人,科学研究来不得半点虚假,实事求是是最基本的底线。

此外,为了使精品的教学资源得到开放共享,我还带领团队积极搭建网络平台,建设精品共享课程,使“线上线下”混合学习和“随时随地”互动交流成为可能。

做特殊教育的奉献者

重庆万州区特殊教育中心校长 晏成方

让残障孩子在同一片蓝天下健康快乐成长,为他们打造良好的学习生活环境,是我的追求与梦想。

2007年,我从普通学校调入万州特殊教育中心,面临着学校办学条件艰苦、与学生沟通困难等种种问题。为了改变学校面貌,我和同事们一起,一手抓学校管理制度创新,一手抓学校硬件设施建设。到2010年,学校拥有了崭新的综合大楼、宽敞的塑胶运动场、感统康复训练室、社区康复示范站、言语康复设备室及多个情景教室。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每一个孩子都不可以放弃。为了“一个都不能少”,我制定了“送教上门”的工作方案,把关爱送到每一个残障孩子家中。为了更好地与学生沟通,我白天学、晚上背,在短短两个月内将厚厚两本《中国口语》牢记在心。为了让孩子们也能和正常人一样享受高等教育,我为孩子们搭建平台,创办了高中班。

最令我激动的,是言语障碍的孩子喊出“老师”“妈妈”,是脑瘫的孩子能独立行走,是自闭症的孩子性格开朗起来。我记得有一个患有听力障碍的孩子,从小与年老的姨婆相依为命,性格非常孤僻。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鼓励她自信、自立、自强。她逐渐变得开朗,当她站在舞台上表演节目的那一刻,我看见她绽放出了生命的光彩。

我想,要把学生培养成什么样的人,教师自己首先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希望继续用“大爱”书写人生,给残障学生送去母爱、师爱、人间大爱,让每一个残障孩子生活得幸福阳光。

做幼教事业的拼搏者

福建莆田市荔城区第二实验幼儿园园长 林雅静

17岁时,我走上幼儿园教师岗位。从那一刻起,我便下定决心,要把一片赤诚献给幼教事业,呵护好祖国的花朵。

还记得工作之初,我被派往省内知名园所参观学习。看到那里的孩子们在优美环境中快乐成长,我暗下决心:若有机会,一定要让家乡的孩子拥有同样优质的教育环境!27岁时,我被任命为改建后实验园的负责人,从普通教师到实验园一把手,我感到了肩上沉甸甸的压力,就如饥似渴地学习,研究优质园的管理经验。慢慢地,我摸索出了办园思路。

作为实验园园长,忙碌对我来说早已是常态,我常常面临家庭和事业间的两难抉择。刚怀孕时,我在强烈的妊娠反应下咬紧牙关坚守岗位,带领全体教师在开园3个月内通过优质园验收;作为女儿,我很少有时间回娘家,很多时候只能打电话向父亲问好……2011年,我罹患肝癌,历经两次手术才转危为安。丈夫说:“辞职吧,在家好好养病。”但当我提笔写辞职报告时,眼前却总晃动着幼儿园的美丽园舍、活泼可爱的孩子们,最终我撕掉了写了一半的辞职报告。

在岗位就要担起责任。入园难、入园贵,看着家长揪心,我心里不是滋味。为了让更多孩子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第二实验幼儿园决定创办分园。时间紧、任务重,我咬紧牙关,夜以继日地加班加点……一所、两所、三所,经过这些年的打拼,3所分园建起来了。如今,全区已有1100余名幼儿在3所分园就读,第二实验幼儿园也先后获得“福建省文明校园”等近20项荣誉称号。

版式设计: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06日 18 版)

(责编:冯人綦、熊旭)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